布鲁诺生平的简短介绍:无数的宇宙、无数的世界

我们已经看到哥白尼通过证明日心说而推翻了托勒密关于宇宙的理论。但是哥白尼也通过保留球体和周转圆的方式保留了旧天文学的内容。哥白尼对于多重世界或是多重宇宙以及天体的自由运动知之甚少。这是留给乔达诺·布鲁诺(1548-1600)的任务,由他来对托勒密体系以及附属在这个体系上的哲学假设做全面的批评。

布鲁诺出生在意大利南部近拿波里的诺拉城(Nola)。早年他曾经加入了拿波里的多明我教会。在1576年,布鲁诺被控犯有异端邪说罪,因此他逃离了多明我和教会,在欧洲到处流浪。他的想法反叛了天主教中最敏感的部分,而同时他曾经的天主教背景让新教徒对他充满怀疑。这就导致了两个阵营都不欢迎布鲁诺。这一点对于认识他短暂的一生很重要,因此他的一生都处于新教与天主教斗争白热化的时期。

然而,布鲁诺很受学者们的尊敬,而他在很多著名的学习中心教授,比如托拉斯(Toulouse),巴黎,牛津和维滕堡(Wittenberg)。他在1591年做出了返回意大利的错误决定。在威尼斯,他被自己的学生背叛,将他交给了宗教裁判所。威尼斯审判后,布鲁诺公开宣布放弃自己的异端信仰,但是这并没有拯救他,他依然被送往罗马进行下一场审判。他被关押在罗马监狱八年,最后被宣布为异教徒,并在1600年2月罗马的鲜花广场活活烧死。他是引人注目的第一个新世界观的殉道者。

布鲁诺精通数学,也精通哥白尼体系。尽管他的前辈已经为天文学革命做了必要的准备,但是这些准备是在一种虔诚的氛围中酝酿出来的。旧的天文学中,地球被认为是宇宙的中心。哥白尼用太阳取代了地球,作为宇宙的中心。布鲁诺认为透明的物理宇宙是没有边界的。宇宙没有边界,因此也没有中心。任何事物都取决于观察者的角度。地球上的每个观察者都可以把自己的观察点视为是中心,但是这个中心对于那些如果位于太阳或其他行星或是其他星辰的观察者来说就不是中心。

因此,所有的事物都取决于观察的角度。位置是相对的。只有确定了特定的一点后,我们才能定义宇宙的“上”和“下”。这一点同样也适用于运动——它也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方向。时间也是相对的。

布鲁诺关于相对性的理论不仅挑战了传统天文学概念,同样也挑战了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的基础观念。在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中,“轻”和“重”都是绝对的现象。重物质构成了宇宙的中心,这就是地球,因为土是最重的元素。布鲁诺坚称这是一个错误,并且因此给了地球并不存在的重要性。

布鲁诺更为激进的地方在于,他的假设体系中存在着多个世界和多个宇宙。他不仅认为还存在别的“地球”——他认为还存在别的“宇宙”。更为甚者,布鲁诺反驳了天体是由比土、空气、火和水更为高级的质料构成的观念。当时认为天体是被神秘的第五元素,“以太”,构成。布鲁诺认为其他天体的质料是由和地球一样的质料构成,这个假设还需要19世纪的天文望远镜去证实。

上帝是无限的,所以他的宇宙也是无限的。这是上帝卓越之处,他的王国的伟大之处。他不仅仅是在这个太阳中荣耀,他在所有的太阳中都荣耀;他不仅仅在这个地球上荣耀,他在所有的地球上都荣耀;他不仅仅在这个世界中荣耀,他在所有的世界中也都是荣耀的;而太阳、地球、宇宙、世界的数目,不仅仅是一千那么多,也不仅仅是成千上万那么多,而是无限的。

最后,布鲁诺完全脱离了星球固定和周转圆的观点。他宣称天体是在宇宙中自由运动的,尽管这个观点还需要伽利略、开普勒和牛顿的作品去解释与它们运动和轨迹的相关问题。布鲁诺用自己的三本作品解释了自己的上述观点:《论原因、原则和统一》《论无限宇宙和世界们》《论不可测和不可数的世界》。

由于中世纪世界观建立在基督化的托勒密体系上,这一点可以从但丁的《神曲》中看出,所以不难猜测那些虔诚的大脑看到布鲁诺的作品时会多么惊慌失措。他挑战了地心说,拒绝了天体完美的教条,而且推测说有很多的世界和宇宙。这最后一个观点最让人难以忍受。尽管布鲁诺并无此意,但是他的这个观点直接挑战了创世纪的描述,并且直接挑战了耶稣的神性。布鲁诺将自己的邪说写得通俗易懂,所以教会一定看懂了它们。因此,布鲁诺给教会带来了现实的危险,那就是布鲁诺可能会挑起对于基督世界观的广泛怀疑。尽管布鲁诺自己并不是一个无知论者,他也不是机械论者。他认为上帝充满创造性,而且主导创造了他想象出来的诸多世界。在他的神学和他对上帝和自然的观念里,布鲁诺是一个虔诚而热诚的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