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观察丨裁判误判让多特蒙德蒙冤VAR和人的肉眼我们该相信谁?

7日凌晨,欧冠1/4决赛首回合,夺冠大热门曼城主场2比1绝杀战胜多特蒙德。比赛中裁判出现重大误判,多特蒙德球员贝林厄姆的好球被吹。

第36分钟,贝林厄姆前场抢断曼城门将,随即将球送进空门!不过,裁判却将多特蒙德的进球吹掉,理由是贝林厄姆冲撞/蹬踏门将在先。从慢镜头回放看,贝林厄姆并没有明显的犯规动作,但由于裁判在贝林厄姆完成射门动作前就早早响哨示意犯规,因此视频助理裁判(VAR)甚至都无权介入。因为按照规定, 只有当涉及进球、红牌、红黄牌罚错对象和点球这四种情况时,VAR才能介入。其他任何情况下,VAR都不能介入。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7分钟前,埃姆雷·詹禁区内脚后跟踢倒罗德里,主裁判判罚点球,随后裁判通过观看VAR将该点球取消。但从慢镜头看,此球虽是无意,但破坏了罗德里的有效进攻,应该判罚点球。

本场比赛,裁判和VAR的误判多次轮番抢镜,改写了本场比赛的结果,尤其是贝林厄姆的那个进球被吹直接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多特蒙德球员对于裁判的判罚非常不满,因伤病作壁上观的桑乔就直接在社媒发声:“建议查一查这个裁判!”贝林厄姆本人则晒出了自己伸腿抢断的照片,并无奈地表示,“我完全认为我公平合理地赢得了球权,他们有那么多的摄像头在监控着比赛,然而他们并没有给我时间去把球踢进球网,然后再去查看,这令人非常沮丧。”

《伦敦标准晚报》记者詹姆斯·罗布森专门撰文表示,“我们正目睹着历史级别糟糕的裁判表现。VAR已经帮裁判逃脱了一次困境(点球取消),现在贝林厄姆的进球他甚至都没用VAR”。

VAR自从使用在足球场上以来,就伴随着巨大的争议。将其引进足球比赛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足球比赛的误判。按照此前的足球规定,包括主裁判、助理裁判和第四官员在内的裁判组是不允许以视频回放作为判罚依据的。以2006年德国世界杯决赛齐达内的红牌为例。当时媒体争议的问题不在于当值主裁埃里松多判罚的结果正确性,而在于程序是否合法。作为比赛失利一方的法国媒体,赛后曾经质疑裁判组是以录像作为依据做出的判罚。不允许以录像作为判罚依据,这就意味着比赛判罚需要靠裁判组成员的肉眼所见。这就意味着如果一些争议镜头出现在裁判组的视线盲区,那么裁判组极有可能会做出误判。例如2010年世界杯预选赛附加赛法国对阵爱尔兰的比赛也出现了类似的争议。加时赛,亨利手球助攻加拉得分,法国涉险淘汰爱尔兰晋级世界杯。

机器取代人力,成为公正的评判,也成为了大家呼吁的焦点。2016年世俱杯比赛,成为了VAR的试验点。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VAR第一次在世界杯这样的舞台上使用。此后,VAR逐渐登录各国联赛。VAR完成了从试点到全面应用。

记者观点足球的意见博弈最终还得靠人VAR技术的引进,引起了一些足球人士的担心。其主要的担心就是VAR是否会导致主裁判的权威下降?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国际足联将VAR引入足球比赛,但并不意味着国际足联给予了VAR无限开火权。VAR在的使用往往出现在以下四个层面:进球是否有效;是否该判罚点球;是否该直接出示红牌罚下犯规队员(不包括两黄变一红);是否出现罚错人的情况。这次贝林厄姆的进球被吹,VAR就是无法介入判罚。正是因为VAR的参与,让人们看到了场中裁判的不作为,很多近在咫尺的判罚,被VAR裁判改掉。我相信引进VAR的目的,就是解决一些争议判罚,为什么我们引进后,反而出现了更多的争议,也让人怀疑裁判的权威性。VAR也有本身固有的弊端,比如关于越位的判罚的认定,比如VAR存在视频技术无法解决的一大问题:在三维世界里如何根据二维图像做出决定。使用VAR的初衷,是为了让比赛更加公平公正。目前的情况,VAR在减少了技术性误判的同时,却带来了更多的争议。也许,如何改革VAR,让VAR如何更好地配合裁判真正为比赛服务才是当务之急。足球依然是一场意见博弈,最终还得依靠人类的观点得出结论。无论是坐在VAR办公室的裁判,还是站在场上的主裁,仍然是根据自己肉眼所看到的做出决定。争议、分歧、厄运……这就是足球。无论我们如何试图用高科技定义这项运动,足球的核心与魅力正是不确定性与不可预知性,我们只需享受科技为足球增添的不可预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