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草房子》观后感

因中文专业与文艺美学结缘,对文艺电影有了一种特殊的偏爱。安静看完一部电影,随里面的情节与人物痛快哭一场,也是一种享受。

毕业十二年了,记忆里的《十七岁的单车》《那山那人那狗》,画面人情都是那么唯美。

《草房子》是作家曹文轩的一部长篇小说,写的是六十年代江南水乡油麻地小学学生桑桑的童年回忆,很像林海音的《城南旧事》,只是相比悲彩稍淡些。

桑桑是11岁的男孩儿,校长桑乔的儿子,电影的主人公,故事的讲述者。他朦胧地喜欢纸月,表达方式却笨拙内敛。当看见纸月因下雨要在家中留宿,他开心得在雨中撒欢,为了引起纸月注意,他在大夏天穿棉衣戴棉帽扮丑。可有与纸月的相处机会他却不知所措地回避——爸爸让他叫纸月去家里吃饭,他不愿意;爸爸吩咐他护送纸月回家,路上也只是同纸月一前一后地走。后来纸月辍学和随父离开,这种似有似无的情愫也就渐渐淡化了。

相比之下,桑桑和杜小康的同学情谊,要炙热得多。一开始,桑桑因杜小康有自行车在学校里出尽风头而暗生妒意,文艺汇演时蒋老师安排他俩分饰男主角,桑桑心里对杜小康越发地看不惯。后来抵不住骑自行车的诱惑而和杜小康在麦场玩耍引起了失火,事后杜小康勇敢地一个人站出来承担下了他们两人犯的错。接着杜小康因家道中落辍学,桑桑才意识到杜小康其实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他做梦都期待杜小康家的鸭子下蛋后杜小康能重返学校。杜小康父亲去世后,杜小康彻底失去了上学的机会,桑桑跟着哭泣难过。他知道杜小康想读书,于是就偷用爸爸的荣誉奖励本给杜小康抄课本。在桑桑的内心,杜小康占据着更重要的分量。

纸月是个身世悲苦的姑娘,生父不详,母亲生下她不久就死了。因为在本村受欺辱,她为了读书而不顾每天往返十几里转到油麻地小学。纸月低眉顺眼成绩优异乖巧懂事,独立而不期许他人。她知道感恩,却从不愿给别人添麻烦。面对流言蜚语桑校长怜惜纸月,愿意做她的爸爸,可是纸月却拒绝了。她说,我有自己的爸爸,我相信有一天他会来接我。面对苦难她不急于寻求安全感和依靠而增加别人的负担,而是坚强得一个人往前走。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是难能可贵的。

陆鹤,个子瘦高,因为天生秃顶成了同学们玩乐取笑的对象。除此之外,他不被老师校长重视。有一幕印在我心里:体操汇演校长站在他身旁挑选学生,陆鹤眼睛围着校长转,渴望被点名,可校长目光一刻也没有在它身上停留,绕着点了几个学生就散了。陆鹤欲退学,被父亲骂了一顿。之后他戴了一顶帽子来到学校,却被调皮的桑桑摘下,跑来丢去挂上了水车。一气之下他将帽子丢进芦苇塘,发誓再也不带了。到了体操汇演这天,陆鹤谋划了一件改变自我的大事。他先是坐到准备好的主席桌台前,用大喇叭威胁蒋老师让他参加汇演。在汇演的过程中,陆鹤把蒋老师给他的中山帽抛到了一边,动作故意慢一拍而成了全场的焦点。大家笑得七仰八合,毫无疑问汇演砸了。陆鹤想借此得到大家的关注,得到大家对他光头的认可,但是结果是,同学们因他弄丢了汇演的集体荣誉而开始排斥他,学习玩耍劳动都避讳和他在一起。接下来《夜袭土桥》的文艺汇演,伪军杨大秃瓢的扮演者因不肯剃头,一时陷入难题,陆鹤给蒋老师写了纸条:“要不让我试试?”结果汇演效果出奇的好,陆鹤杨大秃瓢的表演笑点十足,引得观众阵阵掌声。演出结束后,大家都急着找寻陆鹤,却想不到他去躲到芦苇塘桥边放声大哭。

这一路走来,陆鹤的内心是苦闷孤独的,秃头被同学们玩弄的屈辱,不被老师重视的失落,被同学们孤立的委屈,都找不到一个出泄口。虽然在被孤立的时候蒋老师表现出了对它的关心,但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我最庆幸的是,陆鹤的遭遇因为扮演杨大秃瓢而有了转机,否则真担心这个可怜的孩子还要面对多少心理的苦痛。

杜小康,他家经营小卖部曾是村里的首富。后来家里出了事,父亲大病一场。杜小康不得不辍学随病弱的父亲到几百里外的芦苇荡放鸭,他傍晚无人时唱着学校学生唱的《我们是接班人》,每天赶着鸭子在芦苇荡里穿梭,当捡起鸭子下的第一个蛋时,他把鸭蛋捧在手心里哭喊。后来父亲去世,杜小康失去了上学的是希望,他子承父业在校门口摆起了小摊,见到桑桑时他还安慰说:“别哭,不是说好了你替我读书吗?”

桑乔是油麻地小学的校长。我找不出合适的词去形容他,德高望重他并没那么老,憨厚他并不憨,用媳妇的话说是“一辈子把脸面看得比什么都重。”作为校长,他严肃争强,学校草房子办公室墙壁上悬挂的一面面锦旗是他毕生的骄傲。体操汇演搞砸了他一个月没有笑容,文艺演出演杨大秃瓢没人肯剃头,他就要求儿子剃。在纸月面前,他扮演了父亲的角色,表现出对她的关爱,而面对流言和媳妇的不信任,他有一种无奈,用和儿子夜空喊话的方式转移自己的情绪,只求问心无愧。桑桑得了病,他四处背着儿子寻医问药,由以前那个时常拿着鞋底板惩罚儿子错误的严父变成了一个语言轻柔的爸爸,尽显一个父亲的慈爱与坚韧。

还有蒋老师和白雀夭折的爱情,油麻地小学语文老师那工整标致又飒爽的板书……

生活的苦难和坎坷依旧在,而美好的人情人性始终在人心里流淌蔓延。《草房子》这部电影拍摄于2000年,画面质朴无修饰,故事情节自然流淌,对于观影者来说确实是一种享受。相对于小说本身,电影在拍摄过程中做了很多取舍,对人物要做进一步解读,不妨找来原著读一读,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收获。